臻园书城 > 都市言情 > 深海恋歌 > 173

深海恋歌 173

    电视机上有一个穿着打扮得体、并且保养得也比同龄人年轻的中年男子,他站在警车面前,虽然双手被手铐给反铐住了,但表情十分的淡定。

    记者上前去提问他:“为什么要贪污受贿呢?”

    男子微笑的摇摇头说:“我说我没有干过这等事,你们估计不信吧?呵呵。”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警察抓错人咯?”

    “也不能这么说吧,人总有犯错的时候。警察也是人呀,谁没有犯错呢?”

    “范哲,你要为你说的话负法律责任的。”一名警察在旁边神色威严的说道。

    记者同志立刻把话筒转向了警察问道:“警察同志,请问这位范哲先生大概贪污了多少钱呢?”

    “初步统计是两个亿,剩下的还没有统计清楚。需要等到开庭再做审判。”

    范小波看到这里一把抢过电视机的遥控调板,啪的一声把电视给关掉了。

    陈柯神色复杂的看向小波,今天他身上穿的这件格子衬衫显得特别大,抑或是他又瘦了。其实,被冼华关押那几天他们俩并不好过,小波之所以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情绪来,是为了照顾大家的情绪。

    陈柯,范小波,绍洋,邱泽站在这片土地上。北京的故土啊,是这样的熟悉。刺客又显得有些陌生。其实他们也才离开了几个月而已。

    陈柯拍拍范小波的背说:“小波,别担心你爸爸,有我们在,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救出来的。”他对自己信心十足,对他们大家更是信心十足。虽然之前和冼华的那场恶斗中败了下风,但是他从未质疑过自己的能力。

    绍洋和邱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小波的背。

    他们一群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了警察局,先是跟警察他们沟通。他们提出要保释,但是警察不同意。说这些都是要走流程的。必须通过法庭开庭以后,法院决定放人他们才可以放人。

    所以他们只能通过对讲机的形式和小波的爸爸沟通,并且只能放一个人进去沟通。当然就只能是小波进去了。

    小波出来的时候,满脸的生无可恋。绍洋上去,握着他的肩膀:“小波怎么了??你这个表情太让人担心了!”

    邱泽皱着眉头说:“依我看呀。小波爸爸他这事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当官的人一旦被拉下水,被撤离岗位还是轻松的。就怕有人把那个黑锅给他扣死了。”他想象得到官场上的很多黑暗,因为自己爸爸的朋友就是在官场上被人给弄死的,死的不明不白的。那是很多年前的旧事了。

    陈柯掀了掀刘海,他用眼睛环顾了四周,低声地对他们几人说:“我们出去再说吧,这里是警察局,人多口杂。”

    在陈柯的倡导下,他们几个人一路出来了。几个人走到了距离警察局较远的十字路口上,他们商议着是回陈柯的别墅,还是绍洋的房子安全些?还是邱泽的别墅里?

    小波有些垂头丧气,眼神黯淡无光。但是还是理智地说着:“虽然说我爸爸被逮捕了,但是那套四合院,我爸爸是登记的我的名字。应该还没有被法院查封吧,你们陪我回去看看好吗?”

    陈柯低头思索着:那里会不会有埋伏呢?怎么感觉现在整个帝都都不安全了…他的面色很凝重,整个人都被一股抑郁的气质笼罩着。

    邱泽也是面色沉重,眉头紧锁。他抬起头,看见陈柯的头埋着,便问道:“陈少,你是否和我有一样的疑问呢?担心四合院现在有埋伏吗?”

    “嗯,”陈柯点点头。他注视着范小波,这个自己相伴多年的兄弟,其实没有自己和雯君的话,永远不会卷到这样的风波里。他下定了决心说:“虽然我有这样的顾虑,冼华那个小子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手段,把小波的爸爸搞进去了,肯定是知道小波的四合院在哪里的。我们去相当于送羊入虎口,自己撞到枪口上。但是今天我们不得不走这一着,如果不去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通过其他途径去了解这件事,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接近真相。这次如果能把冼华一举歼灭,以后所有的麻烦都不再有了。”

    邱泽经陈柯这么一说也豁然开朗,“本来我觉得那里有危险,但是现在想想。我们反正都已经经历过那么多危险了,还怕什么呢?”

    这时陈柯的爸爸来电话了,陈柯看着屏幕上面的电话犹豫半天,绍洋知道陈柯的想法,催促他:“接吧!陈少,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瞒就能瞒得住的。长辈也有知道的权利。”

    “唉!……”陈柯万分无奈的接起电话。

    “儿子,是我。”陈俊彦那低沉的的声音传来。

    “嗯,我知道。”

    “路上小心。”

    电视机上有一个穿着打扮得体、并且保养得也比同龄人年轻的中年男子,他站在警车面前,虽然双手被手铐给反铐住了,但表情十分的淡定。

    记者上前去提问他:“为什么要贪污受贿呢?”

    男子微笑的摇摇头说:“我说我没有干过这等事,你们估计不信吧?呵呵。”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警察抓错人咯?”

    “也不能这么说吧,人总有犯错的时候。警察也是人呀,谁没有犯错呢?”

    “范哲,你要为你说的话负法律责任的。”一名警察在旁边神色威严的说道。

    记者同志立刻把话筒转向了警察问道:“警察同志,请问这位范哲先生大概贪污了多少钱呢?”

    “初步统计是两个亿,剩下的还没有统计清楚。需要等到开庭再做审判。”

    范小波看到这里一把抢过电视机的遥控调板,啪的一声把电视给关掉了。

    陈柯神色复杂的看向小波,今天他身上穿的这件格子衬衫显得特别大,抑或是他又瘦了。其实,被冼华关押那几天他们俩并不好过,小波之所以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情绪来,是为了照顾大家的情绪。

    陈柯,范小波,绍洋,邱泽站在这片土地上。北京的故土啊,是这样的熟悉。刺客又显得有些陌生。其实他们也才离开了几个月而已。

    陈柯拍拍范小波的背说:“小波,别担心你爸爸,有我们在,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救出来的。”他对自己信心十足,对他们大家更是信心十足。虽然之前和冼华的那场恶斗中败了下风,但是他从未质疑过自己的能力。

    绍洋和邱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小波的背。

    他们一群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了警察局,先是跟警察他们沟通。他们提出要保释,但是警察不同意。说这些都是要走流程的。必须通过法庭开庭以后,法院决定放人他们才可以放人。

    所以他们只能通过对讲机的形式和小波的爸爸沟通,并且只能放一个人进去沟通。当然就只能是小波进去了。

    小波出来的时候,满脸的生无可恋。绍洋上去,握着他的肩膀:“小波怎么了??你这个表情太让人担心了!”

    邱泽皱着眉头说:“依我看呀。小波爸爸他这事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当官的人一旦被拉下水,被撤离岗位还是轻松的。就怕有人把那个黑锅给他扣死了。”他想象得到官场上的很多黑暗,因为自己爸爸的朋友就是在官场上被人给弄死的,死的不明不白的。那是很多年前的旧事了。

    陈柯掀了掀刘海,他用眼睛环顾了四周,低声地对他们几人说:“我们出去再说吧,这里是警察局,人多口杂。”

    在陈柯的倡导下,他们几个人一路出来了。几个人走到了距离警察局较远的十字路口上,他们商议着是回陈柯的别墅,还是绍洋的房子安全些?还是邱泽的别墅里?

    小波有些垂头丧气,眼神黯淡无光。但是还是理智地说着:“虽然说我爸爸被逮捕了,但是那套四合院,我爸爸是登记的我的名字。应该还没有被法院查封吧,你们陪我回去看看好吗?”

    陈柯低头思索着:那里会不会有埋伏呢?怎么感觉现在整个帝都都不安全了…他的面色很凝重,整个人都被一股抑郁的气质笼罩着。

    邱泽也是面色沉重,眉头紧锁。他抬起头,看见陈柯的头埋着,便问道:“陈少,你是否和我有一样的疑问呢?担心四合院现在有埋伏吗?”

    “嗯,”陈柯点点头。他注视着范小波,这个自己相伴多年的兄弟,其实没有自己和雯君的话,永远不会卷到这样的风波里。他下定了决心说:“虽然我有这样的顾虑,冼华那个小子不知道动用了什么手段,把小波的爸爸搞进去了,肯定是知道小波的四合院在哪里的。我们去相当于送羊入虎口,自己撞到枪口上。但是今天我们不得不走这一着,如果不去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通过其他途径去了解这件事,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接近真相。这次如果能把冼华一举歼灭,以后所有的麻烦都不再有了。”

    邱泽经陈柯这么一说也豁然开朗,“本来我觉得那里有危险,但是现在想想。我们反正都已经经历过那么多危险了,还怕什么呢?”

    这时陈柯的爸爸来电话了,陈柯看着屏幕上面的电话犹豫半天,绍洋知道陈柯的想法,催促他:“接吧!陈少,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瞒就能瞒得住的。长辈也有知道的权利。”

    “唉!……”陈柯万分无奈的接起电话。

    “儿子,是我。”陈俊彦那低沉的的声音传来。

    “嗯,我知道。”

    “路上小心。”电视机上有一个穿着打扮得体、并且保养得也比同龄人年轻的中年男子,他站在警车面前,虽然双手被手铐给反铐住了,但表情十分的淡定。

    记者上前去提问他:“为什么要贪污受贿呢?”

    男子微笑的摇摇头说:“我说我没有干过这等事,你们估计不信吧?呵呵。”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警察抓错人咯?”

    “也不能这么说吧,人总有犯错的时候。警察也是人呀,谁没有犯错呢?”

    “范哲,你要为你说的话负法律责任的。”一名警察在旁边神色威严的说道。

    记者同志立刻把话筒转向了警察问道:“警察同志,请问这位范哲先生大概贪污了多少钱呢?”

    “初步统计是两个亿,剩下的还没有统计清楚。需要等到开庭再做审判。”

    范小波看到这里一把抢过电视机的遥控调板,啪的一声把电视给关掉了。

    陈柯神色复杂的看向小波,今天他身上穿的这件格子衬衫显得特别大,抑或是他又瘦了。其实,被冼华关押那几天他们俩并不好过,小波之所以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情绪来,是为了照顾大家的情绪。

    陈柯,范小波,绍洋,邱泽站在这片土地上。北京的故土啊,是这样的熟悉。刺客又显得有些陌生。其实他们也才离开了几个月而已。

    陈柯拍拍范小波的背说:“小波,别担心你爸爸,有我们在,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把他救出来的。”他对自己信心十足,对他们大家更是信心十足。虽然之前和冼华的那场恶斗中败了下风,但是他从未质疑过自己的能力。

    绍洋和邱泽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小波的背。

    他们一群人风风火火的赶到了警察局,先是跟警察他们沟通。他们提出要保释,但是警察不同意。说这些都是要走流程的。必须通过法庭开庭以后,法院决定放人他们才可以放人。

    所以他们只能通过对讲机的形式和小波的爸爸沟通,并且只能放一个人进去沟通。当然就只能是小波进去了。

    小波出来的时候,满脸的生无可恋。绍洋上去

猜您还喜欢看
京门女侯爷
京门女侯爷
作者:福多多
  小时候的平章侯府小世子杜宪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狠角色,狠起来连他亲舅舅...
郁太太又在装娇弱
郁太太又在装娇弱
作者:雪色水晶
☆☆全能大佬温蔷,一朝变成了温家的草包大小姐。草包好啊,装作柔弱小白花,...
修炼从吐血开始
修炼从吐血开始
作者:龙蛇枝
医生说我患有精神病。哈哈哈!我怎么可能是个疯子?我怀疑这狗医生想害我!我...
超神学院之异能者
超神学院之异能者
作者:永远是新手
又名《超神学院之诸天万界》或《超神学院之穿梭者》作为后天觉醒异能者,李三...
星际之最强指挥官
星际之最强指挥官
作者:麒SOFT
当人类刚刚踏足星际时代,便遭遇了奥斯克文明,首次星际战争也随之而来。随着...
药神赘婿
药神赘婿
作者:言下九泉
资深外科医生林陨,带着药神系统穿越成为了一名上门赘婿,同时也拥有了一位美...
凤舞江山:火爆狼妃太妖
凤舞江山:火爆狼妃太妖
作者:路非
    她是杀手界的无冕之王,一朝穿越,成为帝国的废柴太子。女扮男装,横...
万古第一宗
万古第一宗
作者:柠檬七号
穿越异世界怎么办?开宗立派!传授弟子!谁说你是废物?本座教导,你就是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