臻园书城 > 武侠修真 > 重生东瀛证真君 > 幕间一地狱少女的见闻

重生东瀛证真君 幕间一地狱少女的见闻

    神社,大殿前,空地。

    “真的要穿这身吗?”

    花山院铃音穿着黑色和服,皱眉问着身侧的一名少女。

    她浑身都感觉不自在。

    “这是姬君大人的吩咐。”

    对方面色平静,只是眼神直直地望向她。

    “草香,你那个是什么眼神?”

    察觉到这眼神之中快要满溢而出的恶意,花山院铃音面色也冷了下来。

    好似猫一样眯起眼睛看着,她语气不善起来:

    “喂喂,不会是衣服这种小事,就嫉妒小生我吧?”

    “……没那回事。”

    脸颊微微偏开些许,避开眼神对视。

    名为草香的少女,面无表情,但语气却越发冰冷。

    【明明是才加入不到一天的新人,姬君大人就赐下了这身新衣。】

    【明明我都跟着姬君大人六十年了,都没有得到这种赏赐……】

    越想越气,干脆不想了。

    不同的衣服,有着特殊的意义。

    对于这些常年行走在黄泉深处,执行“阎魔”之令的地狱少女们而言,赐下的衣服就是她们之间的级别。

    花纹,颜色,以及是否祝福过,都有不同含义。

    花山院铃音作为初来乍到的新人,却直接得到了姬君大人祝福过的凤蝶纹黑色鎏金和服。

    更重要的是,还是当着众人之面,亲手赐下。

    【看起来她不知道衣服的含义,要不要告诉她呢?】

    草香有些犹豫。

    花山院铃音眉头一挑,面色寒霜,唇角上扬,勾起不带温度的弧度。

    “呐,可以先告诉小生,衣服有什么特别的?”

    她扯了扯这身和服,好似绸缎的材质,异常顺滑。

    然而无论怎么看,都没有缝隙或者针脚,浑然一体。

    “好像……你们的眼神都很在意这个?”

    何止是在意,所有人的眼神都快喷出火来了!

    “衣服一般有三等,没有花纹的,有花纹的,花纹之外还有特殊装饰的。”

    “再往上,就是祝福过的,以及姬君大人曾经穿过的旧衣。”

    “你的衣服就是有凤尾蝶花纹,袖口有鎏金装饰,这是初授中最上一级。”

    花山院铃音仔细翻看和服的袖口,果然有一圈金线。

    胸口,裙摆处,都有凤尾蝶的图案。

    “仅仅是这样,不该这么嫉妒吧?”

    她抚摸着这衣料,薄如蝉翼不说,更是隐隐有着毫光透出。

    细看时,又不明显。

    只是仿佛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凝结在衣物本身之中。

    “……这是姬君大人曾经穿过一次的。”

    草香不甘不愿地回应着:

    “姬君大人履及唐土,回来后临时换了一身,就是这件了。”

    “虽然只穿了半日,但这身衣服在,你就可以自由往来阴阳之间,有很多便利。”

    顿了顿,草香羡慕着:

    “大家都觉得,你未来可能获得阎魔的姓氏。”

    阎魔……

    花山院铃音咀嚼着这个形式。

    “原来是这样,这身衣服就有这么大便利啊?”

    “衣服只有这一件,平常也不常穿,除非你真的要去人世,需要走小路走。”

    “今天我领你去,你要自己记住道路,下次就可以自己走一趟了。”

    草香穿着白底红边的振袖和服,左手提着一只白色的提灯。

    提灯上有着诡异的青衣女子画像,面带诡笑,令人头皮发麻。

    花山院铃音不经意间凑近,感应到丝丝隐晦的力量,缠绕在这画像表面。

    似乎……是妖怪的畏,但又带着黄泉独有的力量属性。

    “这提灯上的,是妖怪青行灯?”

    同样提着只提灯,她的灵觉感应更明显了。

    略带点压抑感的隐晦力量波动,缠绕在提灯表面。

    两人走出鸟居,沿着河岸,在彼岸花开满的平野中,七拐八拐,走上了一条石板铺成的小径。

    直到这里,草香才歇了一口气,放慢了脚步,解释着:

    “姬君大人已经把青行灯大人抓回来了。”

    “青行灯大人的力量,可以帮助我们往返黄泉和人世。”

    话音未落,二人手中的提灯之上,就照出两道泛白色的光路,指引着前方,遥遥指向某处。

    循着这道路前进,渐渐的,周围的景致逐渐稀疏,光线也黯淡下来。

    天色昏沉,不再有彼岸花,也没有日月星象。

    “这里已经出了姬君大人的领域,属于冥土的某处。”

    “在这里,必须小心,即便是我们,偶尔也可能遭遇污秽的鬼怪。”

    草香尽职尽责地讲述着经验。

    “提灯,衣服,都是识别身份的标志物。

    除此之外,我们都有姬君大人的神力眷顾,所以普通怪物是不敢靠近的。”

    幽暗的地域里,周围只有着枯竭的河水,二人也不知道究竟行走了多久。

    只是周围的黑暗里,有着幽幽的蓝色光芒。

    好似磷火一样,忽近忽远,忽前忽后。

    不时还有着诡异的声响,笑声,窃窃私语声。

    窸窸窣窣,好似千万只老鼠在地板上,一只咬着前面一只的尾巴,进行大迁移的声响……

    花山院铃音数次回头都是一无所获。

    此处已经是一处山岗,脚下是泥沙一样崎岖的小路。

    周围没有植物,也没有光亮。

    昏暗中,提灯散发的光芒,照亮着周围几十米。

    隐隐可以看见,有着影影绰绰的身影,不怀好意地追在身后。

    一个身影似乎是按捺不住,扑上前来。

    随即灯火光明猛地一涨,白色的半透明屏障上,一点火星迸发。

    如水遇油一样,蹭的一下,炸出火焰。

    大片灰色雾气都在明火之中迅速染尽。

    这次过后,幽暗之中,再无鬼怪敢于靠近。

    白光过处,二人睁开眼睛。

    “到了!”

    眼前是白色的太阳光,出现在高楼大厦之间。

    此时一个身影,从攀爬在大楼之上,随时都纵身跃下。

    时间仿佛在这时定格,花山院铃音睁大眼睛,望向大楼上一个个汉字。

    “阅读……文字……大厦?”

    “好浓重的怨恨之气啊!”

    灵视之中,黑气密布大楼,层层盘旋,几乎凝成黑色云气,向下遮蔽。

    “这就是这次要消除怨恨的对象了!”

    草香和铃音矗立在楼道之间,周围经过的人与车都自发地绕过她们,却没有丝毫异样。

    “他怎么了?”

    铃音望着周围的车水马龙,那繁华的景象,感觉到深沉凝重的阴暗面。

    这个城市……积累的黑暗,恐怕不亚于千年魔京了。

    “我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次元,我看看委托人名单。”

    草香侧过身体,从身上不知何处的小口袋,找出一张纸张。

    “有了,这个世界叫做魔都次元。”

    “委托人是个包身工……真奇怪,这个时代居然也有包身工,明明看着已经是现代了呀!”

    末尾还附了一份包身工合约,血淋淋的掌印,按在最后。

    “立自愿书人写手甲,情由当年家中困难,今将写手甲自愿包与招工员阅读文字名下带到鹅厂工作。

    凭中言明,包得大洋(负)三十元整,以死后五十年满期,此款按每年三月间交洋一次。

    自进厂之后,听凭招工员教训,不得有违。倘有走失拐带,天年不测,均归出笔人承认,与招工员无涉,如有头痛伤风,归招工员负责。

    死后五十年期内,该女工添补“衣服“,归招工员承认。

    倘有停工,剥夺收益。所有文字作品照此字据。

    恐后无凭,立此承认。”

    花山院铃音念完上面的画押书,觉得不可思议,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写手是什么东西?现代的包身工吗?”

    “不清楚,大概是……社畜那种?”

    草香也是一脸费解。

    就算是其他次元,属于东瀛的社畜,也不至于有这么悲惨呀。

    “真是好惨……那他是不是要跳了?”

    “是啊,但他的代价不够。”

    草香将垂在肩膀上的长发往后捋了捋,一双黑眸平静如水。

    “他跳了,也不够。”

    “所以他白死了?”

    “也不是,积累多了或许有机会吧?”

    “那要等多久,谁知道,或许十年,或许二十年……大约那时候,就可清算了。”

    花山院铃音不禁觉得可悲起来。

    望向大楼上方那个迅速下坠的身影。

    “若非逼到绝境,何至于此。

    他家里就剩七千円,就等着这点稿费买米下锅了!

    连这每月两万円,都要夺走,怎么就这么贪呢?”

    草香念着那只有地狱少女能看见字迹的记录。

    “上月,他替人写文案,才收了两千円,就被告了,判他倒欠一千万円。”

    “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在这里跳。”

    “他不死,债务还三代,全家上黑名单,代代都做奴隶了。”

    “因此他必须死。”

    花山院铃音听完了,也沉默了。

    半晌,她才开口,语气有着沉重。

    “这是第几跳?”

    “这个月第27跳,上月是17跳。”

    “我们要待多久?”

    “五年!”

    “一共有多少?”

    “不多,按照记录,会跳的只有区区两千人。”

    听完,铃音更加沉默了。

    明明外面阳光正好,她的心却仿佛冻在冷库里。

    “这世界真是奇怪。”

    “明明已经是现代了!”

    “见多了,你就不会奇怪了。”

    

猜您还喜欢看
保护我方族长
保护我方族长
作者:傲无常
保护我方族长...
寒梅火中舞
寒梅火中舞
作者:
寒梅火中舞...
不科学重生方式
不科学重生方式
作者:
不科学重生方式...
诅咒之手
诅咒之手
作者:
诅咒之手...
金蝴蝶的蜕变:穿越戈壁
金蝴蝶的蜕变:穿越戈壁
作者:梦之湖
    银河系另一个星球统治者的小女儿从小被养在星球地下山川与金蝴蝶为伍...
我是男人我怕谁
我是男人我怕谁
作者:
我是男人我怕谁...
姑娘,这可是末世
姑娘,这可是末世
作者:子曰君
    姑娘,这可是末世最新章节,姑娘,这可是末世无弹窗,姑娘,这可是末...
酒悦极致杀手
酒悦极致杀手
作者:写字的猫咪
    少年王昊初入社会,为了生活,成为赌场服务员,却在赌局欠下一亿元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