臻园书城 > 武侠修真 > 重生东瀛证真君 > 第二十章劝说

重生东瀛证真君 第二十章劝说

    “你在说什么啊?!”

    “才不会跟你这种来历不明的人走呢!”

    彩香激烈地抗议着:

    “你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

    “为什么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是这样吗?”

    自以为帅气的发言,遭遇了激烈的抗辩。

    洛清并不失望。

    如果这么轻易就被骗走,他恐怕只能在汤场里找她们了。。

    挣扎在东瀛这种社会的底层,尤其是有姿色的女人,日子可不是那么好过的。

    稍有不慎,借下高利贷,利滚利,要不了多久就得下海拍片。

    不过她们还未成年,这多少是一层保护色,虽说也没几年就要过期了。

    东瀛的雅库扎,跟所有黑帮一样,统统都不干净。

    出于对东瀛官府的妥协,他们会尽可能避免使用暴力,但很多时候威逼利诱的手段,还是会用上。

    一些欠下债务未能偿还的女子,就被诱骗签署合约,欠下更加高昂的套路贷,随后利滚利,只能下海。

    仅仅是催收欠条,哪怕逼迫这些人倾家荡产,也不过是赚几百万円,但如果拍摄成片子,就能获利数亿円。

    出于这种暴利,雅库扎们遇到有姿色的贫民女子,自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拉她们下水。

    据说,东瀛某个前女议员,就因此被迫下海出道,甚至声名远扬,传出海外。

    一度沦为政坛奇耻大辱。

    轻轻笑了笑,掂量着手里的幼猫,她睡着正香。

    可爱的呼噜声,在这个密闭的结界内部,隐隐可闻。

    “回答你之前的问题,我是什么人呢?”

    自问自答。

    “看着周围,这就是由我的灵力,构造的简易结界。”

    “我是清秋院家的阴阳师,清秋院清。”

    少女惊讶地望着周围。

    确实,的确有一层淡不可察的微弱白光,阻挡在周围。

    且不知何时起,再没有风雨刮在身上。

    静下来心来,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

    稍远处,外面大风刮得草木飘摇,数片树叶打着旋儿就在空中飞过。

    她下意识退回了半步,生出了一种隐隐的畏惧感。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是真的有本事,不是那些沽名钓誉的所谓大师。

    ‘惨了,早知道就不该贪便宜,更不该吓唬之前那些租户的!’

    看了看身边的小萌,妹妹正好仰面望来,眼神之中是说不出的担忧与关切。

    她握住了妹妹的手,冰冰凉凉的,好像吹了很久的风。

    自己的手心满是泥泞,说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

    雨伞早就在方才激烈的动作中,掉落出去,此时也不知被风吹到了哪里。

    ‘那可是花了一百円啊!’

    有些后悔,有些慌张,心绪复杂,好似随风飘舞,彩香自己都觉得奇怪。

    这种危机关头,竟然还惦记着一百円买的伞。

    明明那种折叠伞,在大风里一点用处都没有,远不及长柄伞好用。

    她身体都打湿了一大片了。

    竟然有些冷了。

    早知道就该多穿几件,啊,不,穿多少都会淋湿的吧·······

    此时,她注意到,对面少年的眼神,不自觉地偏转了几个角度。

    下意识低头,毛衣沾湿,白皙的锁骨隐隐露出几分。

    顿时气得满面涨红,她环抱着胸口。

    含着悲愤,她觉得自己被占便宜了,那点莫名的忐忑,顿时一扫而空。

    “你到底想怎么样!”

    木花开彩香,可不是那种典型的大和抚子。

    生长在这种家庭,家里没有男人支持,必须自立自强的她,唯有像刺猬一样,才能保护自己和妹妹。

    洛清确实有点小尴尬,不过这也不是他有意为之。

    “你身上湿透了,给,这个外衣,拿去遮挡下。”

    他随手将身上的外衣解下,顺手一抛,遮住了少女玲珑的身躯。

    “谢谢······”

    彩香没有想到这个同龄人竟然会照顾她的想法。

    顿时,故作姿态的强硬口气,也软了下来。

    乖乖地把外衣罩在身上,她也有些羞涩,毕竟是少有地在同龄人面前出丑。

    捋了捋鬓角一丝湿润的刘海,她轻声问着:

    “能不能说下,为什么要找过来呢?”

    “是房东联系的你?还是·······”

    洛清正色回应着,以非常官方的口吻质问:

    “这正是我想向二位质询的事情!”

    “我清秋院家,身为本地地主,有责任维护本地隐世的秩序。”

    “据我所知,在之前不久,在本地有一住户,意外受伤住院,这便是二位小姐的杰作吧?”

    “纵容妖宠,行凶伤人,以及借此谋取不正当利益……就算以这种罪名被处决,也是无所谓的喽?”

    “处,处决!”

    彩香惊吓到刷的一下惨白,随后面上流露出无比的惊慌。

    小萌也有些被吓到,下意识握紧了姐姐的手。

    她能感受到,姐姐的心跳,迅速加速了。

    她自己也一样,几乎都快要同步了,心跳得快从胸口蹦出去了!

    “没有没有,我们没有这样,我们只是,只是……”

    “对,那只是个意外!”

    “但你们确实因此受益了吧?”

    洛清不置可否,只是强调了“受益”二字

    “是不是意外,不由你我决定,交给对策厅,自有专人核查判定,至于这只猫又······是叫可怜是吧?”

    洛清抖了抖手上揪着后颈的幼猫,向着小脸惨白,哭成泪人的萝莉,问着:

    “你希望它被神道厅的人带走,然后打下烙印,再经受残酷的非人虐待式训练,最后被高价卖给某些不知所谓的大人物吗?”

    小萌用力地摇着头,泪水夺眶而出。

    “姐姐,不要……”

    她用力地扯了扯姐姐的手臂。

    彩香的内心也在激烈的挣扎着,面色数次变化,已经有所动摇。

    “就算,就算这样,也不代表我们,就一定要加入你们那个清秋院家······我都不知道你,哪有初次见面就邀请别人的啊!”

    这太突兀,也太失礼了!

    起码要接触下,表示下诚意,面试下才行啊!

    洛清继续威逼利诱:

    “确实,初次见面就这样,有点突兀,但请两位小姐理解我的一片好心。”

    “我绝对是为你们好,不忍心看你们沦落下去,才会愿意大发慈悲,愿意提供这么一个机会。”

    “大,大发慈悲!”

    这是何等无耻的言辞!

    彩香已经无法组织语言了。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辈!

    “为我们好······”

    小萌的眼神也是一刻不停地盯着幼猫,随后对这个坏人进行了无声的谴责。

    姐妹俩,一大一小,都不觉得这算什么善意。

    “这当然是为你们好!”

    丝毫没有身为反派的觉悟,洛清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整个人仿佛沐浴在伟光正的光环之中。

    “没有实力,却拥有才能,这就是催命符啊!”

    “你们姐妹两个,显然从未接触过这个圈子,对这个圈子里的世界而言,有才能的人,本身可都算得上是一种资源。”

    看到她们没有反驳,洛清就知道自己判断正确。

    没接触过圈子!

    这就是信息不对称啊!

    这实在是太好忽悠了!

    就如同无数曾经在网络上,护佑新人股民去冲锋,去送死的那些“热心前辈们”一样,洛清开始了忽悠:

    “在你们没有暴露时,也就是没有价值,自然无人理会,但既然暴露了,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没有我,也会遇到其他人……但那时候,会不会很好说话,就未必了。”

    “能不能问一下,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会怎么样呢?”

    “……什么情况都有,妖怪势力的话,或许会吃掉,人类会好些,但也有些邪术师会喜欢人祭,修行一些邪法,大部分会选择软禁吧,也可能会成为实验素材最好的结局莫过于失去自由,直到生下优良的子嗣……”

    其实也未必就有这么黑暗,只是稍稍夸大了一丁点。

    稍大一点的彩香,似乎是联想到了一些成人店的作品。

    虽说她并没有专门了解过,但毕竟生活在这么一个多出变态的国度,自然知道一些成人才知晓的资料。

    不知是联想到了什么,她面色更加难看起来。

    察觉到她面色微变,洛清很欣慰,忽悠起效了。

    这种自我脑补,比他单纯描述,效果更佳。

    “看来你是听懂了,那就不需要我说了。”

    “没有自保的实力,你们的下场可以预见了。”

    “甚至,还会牵连到你们的亲人。”

    “没有背景,没有依靠,就是谁都能来欺凌的小可怜,校园霸凌相必你们都懂,只是社会的阴暗面,远比校园残酷十倍百倍!”

    姐妹两人,都明显有了动摇的神色。

    洛清话音一转,就安抚着:

    “这一切,在加入清秋院之后,就大不相同了!”

    “清秋院可以庇护你们,我正好需要几个伴侣的人选,别误会,正妻不大可能是你们,但就算不能成为我未来的伴侣,也可以选择成为我的家臣。”

    “就算连家臣都做不了,也可以做附庸嘛!”

    “我清秋院求贤若渴,对人才向来是敞开大门接纳。”

    附庸自然是多多益善,稍大的财团都有几十家附庸的公司,何况是他们家。

    据他了解,主家至今保持着对雨宫财团的40股权,此外通过资本手段,间接直接控制着九百多家中小企业。

    分家,家臣在财团的子公司都有不同程度的股权。

    只要是个正式阴阳师,受到承认后,就会在名义上获得一份股权。

    只不过不能传承子孙,也不能变现,只能享受部分红利,以及一定特权。

    这两个人无论如何都是要先忽悠回去的,至于以后安排,太好办了。

    家臣待遇万一真给不起,附庸的位置还不容易。

    就连他,大小也算个小股东,可以在家族产业里,选择某个百人以下的小公司,安排几个岗位。

    无非是养着几个人而已。

    “如何?”

    话说到这里,洛清其实有把握了。

    其实不答应也没关系,先带回去,后续自然有专人劝说。

    严格来说,洛清不是专修话术的那一类阴阳师,他主要还是在灵力、咒术等方面下功夫。

    “我······”

    彩香握紧了妹妹的手,犹疑着。

    她心绪很有些乱,但知道这事其实拖不得。

    终于,望着妹妹似乎被吓到的小脸,还有面前那个可恨的少年。

    他手中抓着幼猫,仿佛抓住了人质。

    终于,还是一咬牙,痛苦地做出了:

    “·······必须要妈妈同意才行!”

    洛清笑了。

    其实劝说成年人,比劝说小孩子更容易的。

    因为成年人往往顾忌更多。

    

猜您还喜欢看
王牌盗火者
王牌盗火者
作者:老魔童
王牌盗火者...
我只想过上平静的生活
我只想过上平静的生活
作者:笑畏余生
穿越到修仙世界;历尽千辛万苦的姜小白终于踏上了修仙的道路;经历了诸多困难...
短篇鬼故事大全
短篇鬼故事大全
作者:
短篇鬼故事大全...
大天使之路
大天使之路
作者:
大天使之路...
诡集录
诡集录
作者:欲王
    (第七夏出品欲王)    一个鬼故事集。并不是都是原创,不过大家...
人类进化之战
人类进化之战
作者:
人类进化之战...
幻影神剑
幻影神剑
作者:
幻影神剑...
破碎星空之崛起
破碎星空之崛起
作者:浮生九界梦
    3037年,地球已经不再是那个平静的星球了,所有的生物再一次得到...